分类
渊梦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 2019终章

2019,是忙碌的一年。在乱如麻的事情中找到了自己喜欢并且值得去坚持的事情,能够以自己的能力去为他人创造价值,意在迷雾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

还记得,去年的年终总结是在大寒那一天写的,大寒是农历年前的最后一个节气,而且放寒假了,有更多的时间去回味过去的一年。不过今年,我从12月的中旬就开始筹划这篇文章了,希望能给自己做一个更加详细的总结。

记忆是一个大盒子,里面一格一格的。如果一年一格,差不多也就一百格吧。

然后你回忆的时候,就打开一个盒子,看看里头有什么。

《轻狂》 寇忱

我打开大二这年的盒子,里面是,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 2019终章-渊梦

前进,是每一年都必须在做的事情。过去的一年里,第一次拍摄商业单,第一次有人一起跨年,第一次到片场打杂,第一次去电视台,第一次完成一个摄影项目,第一次拍摄纪实片,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素材在电视台播放,第一次……

专业分流

今年的头等大事,应该就是专业分流了。我如愿以偿地来到了文化产业管理系,可以用更多的时间去练习拍摄视频,用更多的精力去推进大创的项目。能够在自己喜欢的道路上继续探索和前进。

凌云

百色凌云弄福村之旅是我第一次独立外出拍摄商业单。没有师兄学姐或者老师的指导,和工作室的同学一起带者设备去到外面,而且一去就是一周。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 2019终章-渊梦

在凌云的一周里,我看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庄是如何发展成为一个旅游的目的地,看到勤奋的村民是如何在大山上凿出一条条公路,看到山村里的孩子们是多么的勤奋好学。

LZMUNC 2019

柳州模联终于走到了第八个年头,也开始了他全新的征程。今年的柳州模联第一次走出学校,冠以「渊文」的名义,在模联的红海中搏斗。

从高中毕业之后回到模联,逐渐地开始专注于技术和会务方面的工作。模联的学术方面的内容更多与国际关系专业的相关,而作为文化产业管理的学生,会务和会议组织方面的工作更适合我一些。

这一次柳州模联,我还拍摄了一个快闪短片,可以在这里查看。

α6400

今年暑假买了第一台相机,随后又给他买了一大堆配件,三脚架、稳定器、麦克风基本都配齐了。虽然套机的镜头国庆时不小心摔坏了,不过再买一个二手的也就三百多😂。

当初在 GH5、G9、α7s2、GX9 之间选择了 α6400,一方面 6400 确实功能很强大,对焦快准狠,续航和屏幕都比 6300 好太多。(6300 那个屏幕,真的辣鸡,在太阳下上稳定器都要看取景器,像个憨憨2333)

买了相机之后,半年来也算是拍了不少照片。暑假在柳州拍的,南宁三中模联的,以及在南宁大街小巷拍的。

取景器是个神奇的东西,你透过它看世界,会感觉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的安静。反复你是一个世界之外的人,在观察着这个世界。这便是寻找的意义。

青春风采大赛

今年的青春风采大赛的拍摄和直播,我第一次以负责人的身份来参加。

青春风采大赛是每个学年的第一个晚会,也是森林的新成员们第一次参与”全工作室“性质的工作。

关于青春风采大赛的内容,可以看这篇文章。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因为热爱而不知疲倦,因为期望而前进,因为梦想而幸福。

今年从头到尾,好像从来没有哪一刻是可以松懈的。学业上,大一第一个学期的微积分(挂了)和会计学,大一第二个学期的财务管理,大二第一个学期的诸多大作业和实践课。工作室上,一年三场晚会的直播,南职院的纪录片商业单,微电影,宣传片以及数不清的各种课程的拍摄。个人频道这边,今年拍了几个不错的视频,几套不错的组图;微信公众号突破了 120 个关注,内容还算过得去;博客切换到了 WordPress,换了更好的主题,配置了 CDN,自建的直播系统也能够派上用场。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 2019终章-渊梦
微信公众号

做这些事情的同时,累吗?

当然,我记得柳州模联结束之后,我一个上午的计算机课都没醒的过来,一直从晚上十点睡到第二天的下午两点。从百色凌云回来的路上,6 个小时的车程和喧闹的车厢我几乎毫无记忆。每次在上午的外出拍摄,几乎都是六点起床,扛着大包小包的设备出发。而熬夜和通宵,更是日常生活中的家常便饭。

因为热爱,所以值得。因为值得,所以坚持。

最后,用《狼行成双》的主题曲,作为给意外之外的 2019,画上一个句号。

意外之外

当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
又会发生怎样意外邂逅
偏偏放不下你的一切
再多的要求 也不过是一个借口
当我们又一次面对的时候
很多故事都偏离了轨迹
就像是我的心门紧锁
却在执着地 等一个人来叩
一点一滴 伴你左右 就足够
这个世界 有你有我 就足够

年少的期待都再平凡不过 每一天都是日常
只剩下一场误会怎么都念念不忘
也许不知所措地彷徨 或者有太多心绪 是迷茫
只因为找不到一份归属来将心安放
我们意外的相识 还历历在目 变不成过往
毫不意外的相知 仿佛太疯狂 一场梦一样
偏离假设的明天 又会是怎样 还一如既往
只要有你在 都不再重要 一切都不再重要

生活若只是两个字的牢笼
又住着多少平凡的困兽
每日的朝露片刻停留
就像平时的我 在为你刻意的守候
当我漫不经心地回过了头
总能看到你在我身后
那些在不经意的时候
谁心似猛虎 细细将蔷薇嗅
一点一滴 伴你左右 就足够
这个世界 有你有我 就足够

青葱的石子路上 攀过无数次的矮墙 仍在静静守候着时光
间泛着黄 蹒跚过 多少我们那幼稚的模样
当时懵懂的轻狂 还在肆意地叫嚣 说着我们彼时的年少
时间也一刻 未停留 将昨天刻在了回忆上

我们意外的相识 还历历在目 变不成过往
毫不意外的相知 仿佛太疯狂 一场梦一样
偏离假设的明天 又会是怎样 还一如既往
只要有你在 都不再重要 一切都不再重要
生活若只是两个字的牢笼
又住着多少平凡的困兽
每日的朝露片刻停留
就像平时的我 在为你刻意的守候
当我漫不经心地回过了头
总能看到你在我身后
谁心似猛虎 细细将蔷薇嗅
已经足够
若将回忆一遍遍复刻看透
心墙上的蔷薇谁来轻轻嗅

当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
又会发生怎样意外邂逅
偏偏放不下你的一切
再多的要求 也不过是一个借口
当我们又一次面对的时候
很多故事都偏离了轨迹
就像是我的心门紧锁
却在执着地 等一个人来叩

生活若只是两个字的牢笼
又住着多少平凡的困兽
每日的朝露片刻停留
就像平时的我 在为你刻意的守候
当我漫不经心地回过了头
总能看到你在我身后
那些在不经意的时候
谁心似猛虎 细细将蔷薇嗅
一点一滴 伴你左右 就足够
这个世界 有你有我 就足够

这个世界 有你有我 就足够

分类
随笔

图书馆里的秘密

烈日当空,图书馆门口进出的人极少,显然并没有人想在这种酷热环境下离开空调房半步。

陆羽被窗外的阳光在手机钢化膜的反射下刺了刺眼,顺手给手机翻了个身。从早上8点到现在,整整3个小时的时间,他一个人坐在图书馆的角落里,从大学英语复习到马哲毛概,丝毫没有困意。只是旁边偶尔经过的女生会时不时的朝陆羽坐的角落偷看几眼,甚至还有偷拍的:修长的腿微曲在木桌下,轮廓分明的下颚和隐约可见的锁骨,最重要的是在阳光侧映下的鼻梁和眉骨,很难让女生不多注意他几眼。

在经历了不知几轮偷拍之后,终于有女孩子走上前来,询问能否互加微信。然而陆羽心里十分清楚,接下来的剧情会是什么走向。无论他是同意或是拒绝,只要他一开口,他在别人心中的形象都会一落千丈:“不好意思哈,我。。。”虽然是在图书馆,话音极小,但是女生还是能听到陆羽操着一口严重的南方口音和与他那外形极不相符的公鸭嗓。

陆羽失望的低下了头,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他还没说完话女生就转身离开。


这也是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图书馆的原因:除了自习之外,图书馆里无需言语的交流方式,让他的嗓音缺陷能掩盖在帅气的外表下。

绵亘的白云缓缓地漫步到太阳跟前,外面的光线变得没有之前那么刺眼。在做完今天的四级听力训练之后,陆羽在任务清单的最后一项上打了勾。下楼的时候,陆羽眼神一撇,看见偌大的图书馆中央,新建了一个“电话亭”。心中疑惑:这年头还有打公共电话的?陆羽从楼梯下来,走到“电话亭”正面看了看,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电话亭,而是一个“朗读亭”,是专门给同学或老师进行诵读文章的。陆羽见亭里没人,走进去瞧了瞧:虽然朗读亭空间不大,但是该有的录音设备都还完善:调音台,耳麦,话筒。陆羽试着戴上耳麦,拿起话筒说了声“喂”,下一刻便忍不出笑出声来,边笑边默默吐槽:哎陆羽啊陆羽,你说话原来这么。。。损耳。

陆羽随手把话筒和耳麦一放,正想走,看到地上掉着一本精致的小本子。捡起来一看,清秀的字迹下誊抄着许多现代诗歌:《成功的花》《乡愁》《致橡树》。。。。。。陆羽饶有兴致的翻阅着,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过了很久,外面都有很多人在排着队等着朗读了。他打开门,冲后面排队的同学抱歉的微微一笑。后面排着队的女生本来还挺气愤的,觉得他一个人占着朗读亭,还不朗读浪费时间。然而在看到陆羽的笑容后,心态便一百八十度翻转,也是微笑着看着陆羽,不知该说些什么。

陆羽开口道歉:“一个人占用了太久时间,不好意思。”


陆羽说完话,就知道情况不对了,本来还面带微笑的女生听到这奇怪的嗓音加口音后,表情变得尴尬而僵硬,几点期许的眼神变得不屑起来。陆羽知道,那句还没开口的“没关系”,被自己的语音给吓了回去。

是的,再帅气的脸庞,再平常的话语,也抵不过别人一时的偏见。

陆羽没有多想,转过身往食堂跑去。

跑到食堂后陆羽才想起来,他捡了别人的本子还未经同意便胡乱翻阅,这也太没礼貌了。他顾不上吃相,匆忙吃上几口饭菜,便又回到图书馆楼下,看看能不能等到本子的主人回来认领。

天边在夕阳的涂抹下变得红晕起来,随后夜色接管了整片天空,路灯不知何时被点亮了,本来安静的图书馆更显得静谧了几分。

陆羽又看了看笔记本的首页,没有写名字,只是抄写着一首木心的《声声慢》。陆羽轻声读着,却又觉得破坏了诗的意境。反复试了几次,陆羽还是合上了本子。他本来就不适合朗读,甚至在他心里,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就不应该开口说话,口音带给他的自卑在他变声期以后就逐渐加深,再加上和他帅气的外表形成的强烈反差,更让他觉得自己本该就是个“哑巴”,不说话还能多得别人几分夸赞,一开口,连帅都成了口音的“帮凶”。

有时一个人的内心活动往往不能给自己排解,甚至还会将自己带入一个死胡同。陆羽不想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了,他抬起头,喝了口矿泉水,往四周看了看,还是没有看到有人来寻找本子,便起身回宿舍,想着要不在QQ空间再发条说说问问看。


“同学你好,请问你有在这附近看到一个棕色的笔记本吗?”一声清亮的嗓音从背后传来。陆羽心中一惊:这个人肯定是学播音主持的,普通话也忒标准了点。转过身的时候还在想,难怪他会抄这么多有意境的现代诗,这嗓音简直就是为朗读而生的啊。

图书馆一楼中间长廊的照明不是很透亮,只能借助楼上和朗读亭的些许灯光看见路而已。陆羽看的不是很清楚那个男生长什么样。等他走近细看时,他心里未免有些失望:圆润的脸上长满了青春痘,不知是不是因为脸太大导致他的眼睛看起来似乎还没睁开,再加上微胖的身躯,陆羽觉得这副好嗓音和自己才是“最佳搭档”。

陆羽礼貌地问了句:“你好,请问你是不是丢了本笔记本?”

微胖的男生急切的回答:“嗯是的,请问是你捡到了那个本子吗,棕色的,我还没写名字,本子的首页还抄了首木心的诗。”

虽然他的语速很快,但是陆羽听的很清晰而且顺耳,他很难想象这个纯净完美声音背后的面容会是这样的一幅模样。陆羽从背包里拿出那本棕色的笔记本,双手递给了他。微胖的男生拿到后打开看了看,激动的感谢着:“谢谢你,这个本子对我真的很重要!”

陆羽也很开心,能帮这本现代诗集找回他的主人。但当陆羽再开口时,突然顿住了,不好意思的说:“没什么,不过我也该向你说一声抱歉,没经你同意我就打开看了看里面的内容。额,问个题外话,你不觉得我的口音很奇怪吗?”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想你自己更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笑着回答道,脸上的眼睛眯的更小了。

“我?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口音难听了,更何况。。。算了,不说了,本子还给你,我也该走了,拜。”陆羽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他突然觉得问出前面那个问题就是自讨苦吃,转过身正要走。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图书馆吗?”还没等陆羽回答,微胖男生接着说,“因为在朗读亭里,我可以不用在意别人的偏见,只让自己的声音说话,只让他们看见我的声音。”

陆羽回过头,看见他的眼里闪着光,没有白天反射阳光来的刺眼,却更显得瞩目。

陆羽也轻声回应:“我也喜欢图书馆,喜欢在这里人们的交流方式,只用靠眼神和动作,而不用害怕人们听见我的。。。公鸭嗓。”

“哈哈哈,那我和你喜欢上图书馆的理由正好相反啦。”爽朗的笑声缓解了前面略微紧张的气氛。陆羽发现,他笑起来还挺阳光的。

“其实是一样的。”陆羽看着他,他也笑着看着陆羽。两人默契的走出图书馆,边走边调侃着今天的趣闻。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朋友,我叫陆羽,学计算机的。”

“我叫顾阳,文学院的,请多指教。”

“原来你不是新闻传播学院的呀,可惜可惜”

“你也不是艺术学院的唉,可惜可惜”


夜色渐渐深沉,图书馆的灯光也顶不住了,融入了黑夜中。深邃的夜隐没了白天的喧嚣,正如两位少年真诚的心不惧旁人的偏见,各自在图书馆的一隅,热爱着自己的热爱。

分类
随笔

中秋 月圆夜

「独在异乡为异客」

今天,是出门在外的第一个节日。来到一个临近家乡,却很少了解的城市,度过一个月圆之夜,总会百感交集。

所幸,从初中开始住宿在校的我,在面对住宿生活上的种种状况时,总能以一个不错的结局来解决。四年的寄宿生活教会我如何面对生活上的种种不便,如何调节好自己胡思乱想的心思。


生活总是会有种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在学校安顿下来的前三天,甚至没能好好地洗上一个澡。本以为是缘于台风「山竹」的肆虐,但飓风过后,市政的供水设施时好时坏,停水便成为了常态,有生之年我甚至遇到了第一次只停冷水而热水照常的情况,整栋宿舍楼刹那间传出来尖叫令我难忘。

除了供水,排水也不见得正常,一个堵塞的地漏保修若干次,却未有任何反馈,下雨过后的宿舍阳台仿佛一个浅浅的泳池。

注册报道当天,学校接站点,校园内,摆摊的种种商业机构,特别是电信运营商,总能以各种富有创意的方式忽悠学生们,缴上家长微薄的薪资。一下是移动的30元每月的48元套餐,一下是联通的赠送宽带却要缴纳50元初装费每个月充50元“话费”的所谓免费。不知名的商业保险机构,收费给了一张回单却没有任何公司的信息,学校超市一个简单的锁头,每个营业员都报出了不同的售价。


中秋月圆夜,最欣喜的事莫过于吃上一个柳州饭店的银柳月饼。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恋家的人,但来到南宁之后,我却无比怀念柳州,怀念柳州的城市规划,怀念柳州的如画山水,怀念柳州的,螺蛳粉。

初到南宁,我既没有面对成都远洋太古里的那种震撼和憧憬,也没有呆在柳州时的怀念与欣喜。南宁固然发展得很快,很好,但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实在是太多。

一个车道宽的高速公路出口,是从南宁市区来到五合大学城最方便的路径。在市政道路上,机动车必须为不遵守规则的行人让道的规定,让我多次从公交的中部被「弹射」到前门,马路上数量繁多的人行横道,却从很少见过有安装信号灯,好端端的一条「仙葫大道」,走走停停得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能走完。

当然,作为省会城市的南宁,自然也有它做的好的地方,热情好客的市民,飞速发展的琅东,可以作为过街通道的地铁车站,彰显了南宁作为一个省会城市的风范。


不知道是谁最先说出的「等到了大学你们就解放了」。在经历了传说中黑暗的高三之后来到高校,我现在只想回到高三,在高三的节奏中休息一下。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高三的生活仿佛是一种体力劳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复习功课,完成作业,考试。但到了大学,不仅需要学习,还得去思考要做什么。

在面对开不完的会议时,应该做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情,在面对大教室看不到的「大屏幕」时,应该怎样从老师的讲述中知晓一些有用的信息,在面对鼓吹「神创论」的人士时,该怎样去坚定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曾经有一个学长跟我说,做笔记重要的不是那些书上已有的东西,而是老师口述的内容。但经过了一周的学习,我甚至很少从老师正式的授课中,听到读课本以外的内容。

初中的班主任老师说过,等你们上了大学,你们的教授就是上课进来开始念课本,下课就走。当时不以为意,现在在下课后面对如天书一般的课本,感觉逐渐恍惚。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前方的路依旧漫长幽暗。只能,默默地走好每一步,罢了。

以上

2018年9月24日,中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