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摄影 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

连着两周去了百益上河城,第一次是因为东东的生日,第二次是文管系的见习。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南宁百益上河城-渊梦
分类
渊梦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百益上河城之行暨文管系见习报告

前言

上周二,我再次去了一趟百益上河城。是因为文管系的见习课。

上河城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第一次到这里,我就觉得他的气质和窑埠古镇很像。虽然上河城是工业风的建筑,而窑埠古镇是新建起来的仿古建筑。但是他们骨子里的气质是一样的。

上河城是南宁市绢纺厂的遗址,而窑埠古镇,则是柳州市第三棉纺厂的遗址。他们俩都是工厂甚至都是纺织厂的地块,都是向文创方向发展的旅游商业街区,甚至,都是一排排的小吃街和奶茶店。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百益上河城之行暨文管系见习报告-渊梦
百益上河城内的奶茶店

当然这次见习的目的当然不是考察奶茶店。此次见习之行的目的——百益上河城、中兴正大旅游公司、壮锦山河公司的非遗生活馆旗舰店,以及顺带的,拍照。

百益上河城

百益上河城景区位于南宁市江南区亭洪路,该地块的上一任业主为南宁市绢纺厂。运营公司以「存表去里 ,整旧如旧,翻新至新」的理念,在保留该地块工业建筑的基础上打造文化旅游街区。将工业气息、红色文化、文创旅游有机地结合在一起。

现状分析

百益上河城景区相较于南宁市其他文化旅游景区,优势在于依托绢纺厂的老厂房,工业文化基础浓厚。且绢纺厂本身历史悠久,曾经是南宁一大经济支柱,红色内涵丰富。

工业文化方面,百益上河城在建设的过程中,没有拆除原有的工厂厂房和机器等设施,而是对这些设施加以保护和改造,使其符合百益上河城的文化主题。

同时,百益上河城设置历史文化长廊,利用南宁各个有代表性的老工厂的展品、旧机械改造成艺术装置。并且对该地块原有的南宁绢麻纺织印染厂工作情景再造,展现南宁工业化的发展历程。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百益上河城之行暨文管系见习报告-渊梦
工业文化长廊(图源百益上河城官网)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百益上河城之行暨文管系见习报告-渊梦
百益上河城涂鸦水塔(图源百益上河城官网)

百益上河城建设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多元文化融合的艺术街区。目前上河城建设有艺术中心、非遗生活馆、乌玛文化市集等商家和建筑,均具有较高的文化经济价值。

目前来看,百益上河城在经营过程中依然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除非遗生活馆等少数旗舰店铺以外,大部分店铺同质化较为严重。前文提到百益上河城街区内奶茶店和小吃店众多,并且物业方还在尝试引入更多的「网红」奶茶店。

其次,导览标识不够明显。上河城地块前身为工厂,而工厂的建筑排布不适用于商业街区。业主方在将工厂改建为商业旅游街区的同时,应该着重优化导向标识设置,设计更适合游客游览的动线,使各区块的店铺均能得到较高的人流量。

同类景区分析——以柳州市窑埠古镇景区为例(原柳州市第三棉纺厂)¹

柳州窑埠古镇位于柳州市文昌大桥东,坐落于柳江之滨。该地块上一任业主为柳州市第三棉纺厂(柳州市印染厂)。与窑埠古镇一路之隔的即为柳州市工业博物馆。工业博物馆与窑埠古镇并非同期建设,但均属于第三棉纺厂的地块。

窑埠古镇在建设的过程中,没有可疑保留原有工厂的厂房等设施,而是规划新建广西桂剧博物馆、戏台、广西民俗博物馆、文昌阁等公共文化设施。印染厂的标志只存在于附近排灌站的标牌与附近居民的口述中。

同类景区分析——以北京798艺术区为例( 原国营798厂 )

798艺术区是同类型艺术街区的标杆之作。其前身是以798厂为主的一系列电子厂。798艺术区在建设过程中保留了厂房等基础设施,工业化的进程在798艺术区中能够得到很好的体现。可以说是入驻的艺术家把工业化的东西变成了艺术和生活的内涵。

与窑埠古镇和百益上河城不同的是,798艺术区多种不同业态的入驻是在厂区中的艺术氛围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可以说厂区在设立之初对商业化和盈利并没有太高的要求,艺术才是厂区设立的主要目的。

存表去里,整旧如旧,翻新至新——百益上河城之行暨文管系见习报告-渊梦
798艺术区

参考资料

  1. 抢救工业文化遗产传承工业历史文化彰显工业名城魅力–原柳州市第三棉纺厂改建柳州工业博物馆
  2. 二十世纪德国对技术与工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及其在博物馆化进程中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