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渊梦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 2019终章

2019,是忙碌的一年。在乱如麻的事情中找到了自己喜欢并且值得去坚持的事情,能够以自己的能力去为他人创造价值,意在迷雾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

还记得,去年的年终总结是在大寒那一天写的,大寒是农历年前的最后一个节气,而且放寒假了,有更多的时间去回味过去的一年。不过今年,我从12月的中旬就开始筹划这篇文章了,希望能给自己做一个更加详细的总结。

记忆是一个大盒子,里面一格一格的。如果一年一格,差不多也就一百格吧。

然后你回忆的时候,就打开一个盒子,看看里头有什么。

《轻狂》 寇忱

我打开大二这年的盒子,里面是,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 2019终章-渊梦

前进,是每一年都必须在做的事情。过去的一年里,第一次拍摄商业单,第一次有人一起跨年,第一次到片场打杂,第一次去电视台,第一次完成一个摄影项目,第一次拍摄纪实片,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素材在电视台播放,第一次……

专业分流

今年的头等大事,应该就是专业分流了。我如愿以偿地来到了文化产业管理系,可以用更多的时间去练习拍摄视频,用更多的精力去推进大创的项目。能够在自己喜欢的道路上继续探索和前进。

凌云

百色凌云弄福村之旅是我第一次独立外出拍摄商业单。没有师兄学姐或者老师的指导,和工作室的同学一起带者设备去到外面,而且一去就是一周。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 2019终章-渊梦

在凌云的一周里,我看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庄是如何发展成为一个旅游的目的地,看到勤奋的村民是如何在大山上凿出一条条公路,看到山村里的孩子们是多么的勤奋好学。

LZMUNC 2019

柳州模联终于走到了第八个年头,也开始了他全新的征程。今年的柳州模联第一次走出学校,冠以「渊文」的名义,在模联的红海中搏斗。

从高中毕业之后回到模联,逐渐地开始专注于技术和会务方面的工作。模联的学术方面的内容更多与国际关系专业的相关,而作为文化产业管理的学生,会务和会议组织方面的工作更适合我一些。

这一次柳州模联,我还拍摄了一个快闪短片,可以在这里查看。

α6400

今年暑假买了第一台相机,随后又给他买了一大堆配件,三脚架、稳定器、麦克风基本都配齐了。虽然套机的镜头国庆时不小心摔坏了,不过再买一个二手的也就三百多😂。

当初在 GH5、G9、α7s2、GX9 之间选择了 α6400,一方面 6400 确实功能很强大,对焦快准狠,续航和屏幕都比 6300 好太多。(6300 那个屏幕,真的辣鸡,在太阳下上稳定器都要看取景器,像个憨憨2333)

买了相机之后,半年来也算是拍了不少照片。暑假在柳州拍的,南宁三中模联的,以及在南宁大街小巷拍的。

取景器是个神奇的东西,你透过它看世界,会感觉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的安静。反复你是一个世界之外的人,在观察着这个世界。这便是寻找的意义。

青春风采大赛

今年的青春风采大赛的拍摄和直播,我第一次以负责人的身份来参加。

青春风采大赛是每个学年的第一个晚会,也是森林的新成员们第一次参与”全工作室“性质的工作。

关于青春风采大赛的内容,可以看这篇文章。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因为热爱而不知疲倦,因为期望而前进,因为梦想而幸福。

今年从头到尾,好像从来没有哪一刻是可以松懈的。学业上,大一第一个学期的微积分(挂了)和会计学,大一第二个学期的财务管理,大二第一个学期的诸多大作业和实践课。工作室上,一年三场晚会的直播,南职院的纪录片商业单,微电影,宣传片以及数不清的各种课程的拍摄。个人频道这边,今年拍了几个不错的视频,几套不错的组图;微信公众号突破了 120 个关注,内容还算过得去;博客切换到了 WordPress,换了更好的主题,配置了 CDN,自建的直播系统也能够派上用场。

以不知疲倦的姿态前进 - 2019终章-渊梦
微信公众号

做这些事情的同时,累吗?

当然,我记得柳州模联结束之后,我一个上午的计算机课都没醒的过来,一直从晚上十点睡到第二天的下午两点。从百色凌云回来的路上,6 个小时的车程和喧闹的车厢我几乎毫无记忆。每次在上午的外出拍摄,几乎都是六点起床,扛着大包小包的设备出发。而熬夜和通宵,更是日常生活中的家常便饭。

因为热爱,所以值得。因为值得,所以坚持。

最后,用《狼行成双》的主题曲,作为给意外之外的 2019,画上一个句号。

意外之外

当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
又会发生怎样意外邂逅
偏偏放不下你的一切
再多的要求 也不过是一个借口
当我们又一次面对的时候
很多故事都偏离了轨迹
就像是我的心门紧锁
却在执着地 等一个人来叩
一点一滴 伴你左右 就足够
这个世界 有你有我 就足够

年少的期待都再平凡不过 每一天都是日常
只剩下一场误会怎么都念念不忘
也许不知所措地彷徨 或者有太多心绪 是迷茫
只因为找不到一份归属来将心安放
我们意外的相识 还历历在目 变不成过往
毫不意外的相知 仿佛太疯狂 一场梦一样
偏离假设的明天 又会是怎样 还一如既往
只要有你在 都不再重要 一切都不再重要

生活若只是两个字的牢笼
又住着多少平凡的困兽
每日的朝露片刻停留
就像平时的我 在为你刻意的守候
当我漫不经心地回过了头
总能看到你在我身后
那些在不经意的时候
谁心似猛虎 细细将蔷薇嗅
一点一滴 伴你左右 就足够
这个世界 有你有我 就足够

青葱的石子路上 攀过无数次的矮墙 仍在静静守候着时光
间泛着黄 蹒跚过 多少我们那幼稚的模样
当时懵懂的轻狂 还在肆意地叫嚣 说着我们彼时的年少
时间也一刻 未停留 将昨天刻在了回忆上

我们意外的相识 还历历在目 变不成过往
毫不意外的相知 仿佛太疯狂 一场梦一样
偏离假设的明天 又会是怎样 还一如既往
只要有你在 都不再重要 一切都不再重要
生活若只是两个字的牢笼
又住着多少平凡的困兽
每日的朝露片刻停留
就像平时的我 在为你刻意的守候
当我漫不经心地回过了头
总能看到你在我身后
谁心似猛虎 细细将蔷薇嗅
已经足够
若将回忆一遍遍复刻看透
心墙上的蔷薇谁来轻轻嗅

当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
又会发生怎样意外邂逅
偏偏放不下你的一切
再多的要求 也不过是一个借口
当我们又一次面对的时候
很多故事都偏离了轨迹
就像是我的心门紧锁
却在执着地 等一个人来叩

生活若只是两个字的牢笼
又住着多少平凡的困兽
每日的朝露片刻停留
就像平时的我 在为你刻意的守候
当我漫不经心地回过了头
总能看到你在我身后
那些在不经意的时候
谁心似猛虎 细细将蔷薇嗅
一点一滴 伴你左右 就足够
这个世界 有你有我 就足够

这个世界 有你有我 就足够

分类
且欢 渊梦

永远是少年 入出03

永远是少年 入出03-渊梦

卷首语 永远是少年

又到了过生日的时候。

去年的这个时候,每天盯着高考的倒计时,过着直线一般的生活,紧张而充实。在蝉鸣着的燥热夏天,送走自己的过去,懵懂地准备着自己的未来。而今年,没有了一个有形的压力,生活开始变得悠然,并且似乎变得颓废起来。空闲可能是生命的杀手,可时至如今,可能不会有太多的机会让我们空闲下来,但是却有着更多办法让我们撇开正事去,被更有吸引力的事物所吸引,而时间则在此中滑向深渊。

这一年里,告别了生活了整整 18 年的小城,在还没来得及记录下她的样子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我还能在这座城市的时间可能已经不会太久。而我,也即将永远地告别「少年」这一称号。

我们都希望我们永远是少年,永远长不大。可时间不会停止,能留住的,只有心境。很多人都说希望自己能够保持少年感,很多人都喜欢有少年感的人。少年感,一时间仿佛和小清新、日系风一样,成为美妆和时尚博主带起来的一个充满消费主义的标签。

永远是少年 入出03-渊梦

少年感是什么。

2016 年的柳州模联,有一位前辈给我们留下一句话,是《达摩流浪者》中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少年,会对自己所憧憬的事物有着十足的激情,会被很多事情所感动。而在长大之后,激情逐渐被消磨,内心也不再柔软,轻易地不再被感动。或者换一个说法,少年时的内心是稚嫩的,而长大之后,只有成熟。

少年,因自知无知而对未知保持敬畏。年轻时我们求知若渴,敢于去尝试不了解的事物,也敢于去学习未知的东西。而当逐渐成熟,我们往往会关上学习的大门,用我们短浅的见识去评价这个不断发展的世界,对未知充满不敬。

任何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世界本来秩序的一部分;
任何在我 15-35 岁之间诞生的科技都是将会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
任何在我 35 岁之后诞生的科技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

这是英国科幻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的科技三定律,在这段话广为传播之后,科幻作家宝树也给出了他的流行文化三定律

大多数我出生时已经有的流行文化都是陈旧老土不值一提的。
大多数在我 10-30 岁之间诞生的流行文化都是无法复制的经典。
大多数在我 30 岁之后诞生的流行文化都是愚蠢肤浅,幼稚可笑的。

虽然颇有些反讽的意味,但这些反讽也正是对未知怀有不敬的描述。少年绝不会对未知的事物和现象有不屑和不敬的,而不敬未知者,大多已经迈上了思想的归途。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最早出现则是在 Whole Earth Catalog 杂志的停刊号的封底,作为一句道别的话。

而当时 Whole Earth Catalog 的主编对这句话的解释是这样的

我脑海中的画面是,一个漫游者日出时站在无名的路上,太阳升起来了,火车从旁边呼啸而过。这个年轻人的心情是如此自由,他有点饿(hungry),也知道得很清楚,自己对前面的道路一无所知(foolish)。

这大概就是少年的感觉吧。

自从乔布斯在斯坦福大学作出那次举世闻名的演讲之后,这句话便有了很多各不相同的翻译,最为广泛流传的是 Cheers 杂志所翻译的「求知若渴,虚心若愚」,但乔布斯的原意可能并不如此。Hungry 和 foolish 既不会用来表示对知识的渴求,也轻易地不会表达自己的虚心。演讲中,乔布斯这样对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们说

Stewart and his team put out several issues of The Whole Earth Catalog, and then when it had run its course, they put out a final issue. It was the mid-1970s, and I was your age. On the back cover of their final issue was a photograph of an early morning country road, the kind you might find yourself hitchhiking on if you were so adventurous. Beneath it were the words: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It was their farewell message as they signed off.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And I have always wished that for myself. And now, as you graduate to begin anew, I wish that for you.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既然乔布斯将这句话送给斯坦福大学即将毕业的学生,也必定意在希望他们能够保持学生时的状态,对成功保持饥饿,对未来保持无知。保持着作为学生时的状态。

那么在即将告别少年的这一天,我也将这句话写在我的博客上,作为一个 flag 立下,作为一个给自己的勉励。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一百年后的样子

你有没有想过,你所居住的城市一百年以后是怎样的。

从我最熟悉的城市——柳州市来说。柳州是一个工业城市,百年前,青云、文惠、窑埠、东台这些地名已经开始出现在柳州的版图之中,而百年后的今天,这些地名依旧存在于柳州,存在于柳州的地图上,街道中,存在于每一个柳州人的记忆中。百年间,东台路旁的广西省立第四中学在柳州播下教育和革命的火种,柳州日报社的印刷机在柳城县向市民传递红色的声音,雀儿山西麓的柳州火电厂点亮城市的光明,湘桂铁路托起了工业重镇和桂中商埠的荣光。

永远是少年 入出03-渊梦

百年前,河北半岛曾是满目苍夷,柳江上曾经只是孤零零地坐落着一座铁路桥梁。而从 1968 年开始,柳江大桥开始横跨柳江,柳江大桥开始有了「一桥」 的昵称,而后,从河东大桥、壶东大桥、壶西大桥陆续被市民成为「二桥」、「三桥」、「四桥」,但之后,柳州的桥梁已然不能用数字来称呼。因为如今,柳州建成或正在建设的跨江大桥多达 23 座。

百年后的今天,柳州从工业重镇向生态城市转型,工业的底子犹在而污染不再,西南一隅的小城似乎忘却了往日的荣光,开始做一个小而美的城市。东台路旁的百岁古榕依然常青,高新五路的柳州高中依然傲视群雄,柳铁乔迁于省府邕城并易名宁局,轨道交通产业却依然如火如荼地生根发芽,火电厂让位于红花水电站,雀儿山脚下湿地滩涂正滋养着一方水土。

永远是少年 入出03-渊梦

再百年后,柳州依然是坐落在柳江两岸的一座小城,柳江依然是流过西南的一条河流。或许工业犹在,不改绿水长流。城市的发展不会变得多么科幻,但一定会更适合人居住。柳州或许不会成为大都市,但永远是西南一隅的优美胜地。

文章

📷 摄影术出现 180 年,终于迎来分水岭 – 爱范儿

除了严肃的新闻媒体,或许这年头依然有人坚持要「原图直出、绝不 P 图」,但不可否认的是,从我们习惯使用美颜、滤镜,再到前段时间华为 P30 Pro 月亮模式的讨论,手机摄影正在冲击着传统摄影的准则。
正是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算力的提升、互联网社交平台的流行,「摄影」这门技艺已经成为普通人随手可以用的功能。与此同时,算法在摄影中越发重要,「计算摄影」开始成为摄影新趋势。
这距离「摄影术」在 1839 年才被法国科学院与艺术院承认为一种「技术和艺术」,仅过去 180 年。

关于手机摄影的直出与 AI 之争从爱否王跃琨开始,到现在可以说是「越描越糊涂」,对于普通的手机用户而言,大家都愿意按下快门键的一瞬间就得到一张大片,而对于摄影爱好者和专业的摄影师而言,没人愿意将照片后期这样一个充满主观的工作交给 AI 去完成。在不同用途的用户眼中,AI 和直出之争便有了不同的结果。在用户的倾向面前,厂商更应该将选择的权限交给用户,引导用户作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替用户选择厂商自以为合适的方案。

书籍

📚 今日简史

1938 年,人类有三种全球性的故事可以选择,
1968 年只剩下了两个,
1998 年,似乎只有一个故事胜出,
2018 年,这个数字降到了 0。

1938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人类面临着纳粹主义,共产主义以及自由主义的争夺,而随着二战的结束,纳粹首先被人类从文明的选择中剔除。1968 年,冷战,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在失去了它们共同的敌人之后,相互成为了对方的敌人,人类似乎必须从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中进行选择。而 1998 年,冷战早已在东欧剧变中结束,红色帝国的轰然倒塌,使得选择了共产主义的人面临迷茫,而选择了自由主义的人们则沾沾自喜,自认为掌握着人类文明进步的方向。但到了 2018 年,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自由主义者们又面临着 1998 年时共产主义者们一样的境况。

视频

🎥 #VLOG#永远是学生

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当你自己坚信或热爱的事
不断受到现实的挑战
到最后你也开始怀疑
你当初作出的选择
不断地怀疑自己
就像掉进了一个漩涡
难以逃脱

🎥 超燃快闪!广西各族各界青年共同唱响《我和我的祖国》 – 广西青年圈

这个视频就像一般的宣传片一样,没什么特别的,把它放到这一期作推荐是因为我参与了一点点拍摄😂。

卷尾语

我们每个人都曾希望自己能“千帆历尽,归时少年”,我们每个人都曾幻想百年巨变在历史的某一瞬间会如何呈现,前者是在时间流逝中把握不变,后者是在时代洪流中探索亮点,愿我们在体验过这个世界或残酷或美好的事物之后,依然爱我所爱,思我所思,行我所行,无问西东。

永远是少年 入出03-渊梦
分类
且欢

世界总在不断地新陈代谢 入出02

世界总在不断地新陈代谢 入出02-渊梦

卷首语 世界总在不断地新陈代谢

新陈代谢,本来应该是一个针对生物的说法,至少,是针对人的说法。但能新陈代谢的不止是生命,更不止是人。至少我觉得,世间万物都有新陈代谢的能力。并且,世界作为一个整体,也有新陈代谢的能力。

古人云,长江后浪退前浪。时间流逝,科技发展,人才成长,知识更新。新生事物总能迅速而强有力地将陈旧的东西挤下历史的舞台,没有什么人可以自以为引领了时代,因为你终将成为陈旧的,被嫌弃的,被抛弃的。也许你上一秒还是意见的主导者,下一秒却成为了时代的糟粕。

世界在不断地新陈代谢,所以,我们要敬畏一切的未知,谁也不知道下一个新出现的事物,是否会把自己取而代之,是否会革了自己的命。就像共享单车的出现不过短短两年,从万众瞩目的 “共享经济新模范”,到被万人唾弃的 “骗押金”,“伪共享”,弹指一挥间,便从神坛跌落至地狱。

世界总在不断地新陈代谢 入出02-渊梦

风口站对了,猪都能飞起来,然而风停后,摔得最惨的也是猪。

我们又何尝不是风口上的猪呢?

你拥有的什么东西再过 20 年就会被淘汰?

少年意气

其实不用 20 年,我们在现在就已经开始逐渐独立面对生活的种种曲折和不顺。我们要开始谋划自己的收入,开始处理一些学校里的人际关系,开始学习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等等。直到当我们的父母开始老去,我们就一点安逸都不能剩下,不再有“欲买桂花同载酒”的少年意气,不再有“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无拘无束,20 年后,那个为了生活奔波的人啊,是否也会发出“终不似,少年游”的感叹呢?

笔记

教室里的摄像头

📌Camera Above the Classroom 教室上方的摄像头 – SIXTH TONE

世界总在不断地新陈代谢 入出02-渊梦

Hu refers to the panopticon, a circular prison discussed by French philosopher Michel Foucault in his book “Discipline and Punish,” in which inmates are observed by a single watchman but cannot tell if and when they are being watched, forcing them to act as if they are always being watched. To Hu, using systems like CCS will have the same impact, encouraging students to simply act like they’re behaving.

胡指的是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在他的 “纪律与惩罚”(Discipline and Punish)一书中讨论的圆形监狱,其中囚犯由一名守望者观察,但不知道他们是否以及何时被监视,迫使他们表现得好像他们总是受到关注。对于胡,使用像 CCS 这样的系统会产生同样的影响,鼓励学生只是表现得像他们的行为。

📌被教室天眼扫描的中学生:得高分要“表情丰富挺直腰”

我在饭里吃到过头发,算了,因为做饭的师傅有头发;我在豆腐汤里喝到过塑料袋,也算了,因为包豆腐有塑料袋;但炒粉丝味道像炒塑料皮,糖醋里脊没有里脊是怎么回事,我一直想知道。

文摘

📌你有没有想过去试试做一些不敢想的事情

好奇心,想象力,积极性,都是督促人们前进的源动力。

📌腰封妖风 – 新周刊

法国瑟伊出版社编辑安妮 · 弗朗索瓦在《书带》一文总写道:“书带就横在那儿,不合时宜却一意孤行。”从正反两面理解这句话,都能看出腰封的反常与强势——因此,腰封可能是点睛妙笔,也可能是商业时代绵延不绝的恼人妖风。

卷尾语

达成成就:连载一次

这期更新感觉比上一次水了很多,可能是因为劳动节的时候我并没有在劳动吧😝。今年劳动节难得地有四天假期,也难得地在快要生活了一年的邕城好好浪一下。

我们下期再会~


文 / aiokr Deemo

校对 / Deemo

配图 / aiokr

分类
且欢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入出01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入出01-渊梦

卷首语 –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各位好,欢迎阅读本期入出。

4 月 23 日,是世界读书日,那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这个问题首先应该问我自己。

高中毕业以后,没有了晚自修这样百无聊赖又不能使用任何电子设备的时间,我似乎停下了阅读的进程。《人类简史》三部曲从收货到现在依然静静地躺着柜子的角落,《设计中的设计》的书签一直插在第一次放开他之后的地方。在空余时间更多以后,人仿佛更加忙碌起来。

与朋友聊天的时候,他经常跟我推荐一些他最近阅读的书,而每次他向我征求书单的时候,我只能回他一句,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看书了。半年多来,这样的尴尬的场景已经发生了不下三次,至于会不会发生下一次,还不得而知。

阅读减少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写出来的东西日益变得口头化,纠结于字词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越来越多地在脑海里想着一个概念而无法用文字去表现出来。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书籍之外,越来越碎片的信息流占据了我们绝大部分的空余时间,微博、知乎、抖音,信息变得越来越碎片化,越来越口头化,越来越易于接受。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当我们习惯了易于接受的信息,短小而没有深度的信息,习惯了阅读而不过大脑,或许就不再愿意去接受需要经过思考的信息,不再愿意去阅读有深度的内容。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为什么是杂志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入出01-渊梦

改变的契机

看过了城堡周刊和离线杂志,觉得用编杂志的方式去写推文,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方式。杂志相比起其他形式的文章,有固定的栏目与样式,期待能够改变我以往写推文想到什么就写什么的,主题设定毫无规律的情况。杂志需要定期的更新,无论是周刊旬刊还是月刊季刊,定期更新是杂志的第一要务。杂志可以督促我不断地阅读,吸收和消化信息和知识,然后输出观点和看法。而且,杂志的设定比推文更为精致,也希望我能够从杂志的编辑中,逐渐改善日后推文的质量,尽量少一些错别字和排版上的失误吧。

四月初的一篇随手,开始给渊梦引入栏目的概念,而杂志则可以说是栏目的一个集合,并且是定期更新的。不过在一开始,也许栏目的设置并没有一个比较固定的标准,慢慢摸索吧。

采用杂志的方式并不意味着放弃渊梦原有的推文方式,单篇文章的推送更能提现文章的内容,而杂志的方式则能承载更多的信息。

杂志

杂志是一种定期发行的连续出版物,介于书籍和报纸之间,其中包含各种文章内容。

杂志相比起书刊,更为注重时效性,而相比起报纸,则更多的沉淀和深度。杂志可能是在书籍和报纸之间寻找一个更为适合的平衡点。

不敢说我写出的文字能够成为书籍,但又一定缺乏报纸的时效性,那么,就把它们当作杂志吧。

入出

入出,你会想到什么?

是高中思政课本上的 “量入为出”,还是程序员眼中的 “Input/Output”;是对讯息和知识的吸收和消化,还是 “岁终,以货贿之入出会之”。

又或者,入出只是一个随便取的名号。

你最爱躲藏的地方

我最爱躲藏的地方,大概在宿舍阳台后面的一个转角。转角上,挂着空调的外机,飘着正在被风干的墩布,卫生间的换气扇也在不断地吐出污浊的空气,有时滂沱的大雨也会在这里眷顾到这个角落,大概,这是一个冬凉夏暖的风水宝地。

南宁的盛夏,大概没人愿意站在空调的外机前,吹着醉人的暖风,所以,如果我愿意,在这里呆上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人打扰。站在这里,面前是城市不断推进的边界,远眺则是尚未开发的城郊,身后是坚硬的白墙。站在这里,背抵坚实的墙壁,看着城市的不断蔓延,会有感到一种站在历史车轮之上的悲壮。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入出01-渊梦

其实,城市一直在不断地蚕食着周边的土地,充实着自己的身躯,我能看到城市的边界,只是因为城市恰好蔓延到这里,而我又恰好是最早的几批匆匆而过的路人,恰好站在历史车轮刚刚碾过的地方,仅此而已。

历史的车轮刚刚碾过,城市的边界之内,楼房开始拔地而起,而一个个这样的转角也在随之而诞生,给似乎并不孤独的我带来躲藏的地方。这里,汇集了喧嚣与安静,有一个能够无人打扰的,尽情释放情绪的空间。

如果它仅仅是个角落,我似乎并不会对它太过上心,躲藏随处可以,而可以快速地从栖身之所到达,显得尤为重要。很多人都说,内心劳累的时候,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去一个可以放松身心的地方。但对我而言,长途的跋涉足以将那些即将倾泻而出的负能重新埋回心底,重新积累下一次的爆发。转角在我心中的地位,是其他的地方无法替代的,毕竟他就在宿舍的阳台旁边,从我的书桌到转角,只需要寥寥几步路。

转角的另一个意义,在于它是实际存在着的,它不仅可以承载琐碎的情绪,你也可以在这里做很多事情。在这里哭泣,在这里远望,在这里,给心里的人打一个久违的电话,又或者你只需要把自己的心里话说给转角听,无言的转角,一定是一个忠实的倾听者。

转角不介意你在它那里做什么,也许你的光临,是转角一直所期待的。也许若干年以后,城市早已蔓延到远方,转角也失去它短暂的宁静,面对挥之不去的喧嚣,也再也没有人把它当作一个忠实的倾听者。

推文

💬手机拍照与算法介入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入出01-渊梦

算法应止步于优化画质,而不越修改画面的雷池。

笔记

📌人类研究所 | 我们在“规则”下双标 – 我想知道 Ifyoucan

当我们处于同一个大规则下,
当我们是规则的未利益者时,我们往往希望规则能够对我们网开一面。
但是当我们成为规则的既得利益者时,我们又希望所有人可以严格地遵守规则所言。

📌 年轻人开始厌倦 Instagram 美学,什么取而代之? – 好奇心日报

任何带表演性的内容在她们同龄人中都不受欢迎,精心摆拍的感觉更适合长者,我们试图展示是一个真实的人在做酷事,而不是创造一个不存在的角色。

📌他们办了所社畜博物馆,教你如何告别 “996” – Vista 看天下

社畜,在日语中叫 “Shachiku”,是 “会社” 与 “畜生” 两个词语的结合体,意指被公司当作牲畜一样压榨,深陷工作压力而没有私人生活的上班族们。这一词语产生于上世纪 90 年代。但是,日本泡沫破碎,经济不景气,使得许多企业取消了传统的终身雇佣制度,职员们失去了“铁饭碗:,却仍然要继续无止境地加班

卷尾语 – 第一次说你好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读过一本书了 入出01-渊梦

这是渊梦的第一期周刊,周刊的标题暂且定为 “入出”,至于以后会不会改名字,至于以后会不会断更或者拖更,也只能说希望不会吧。

第一次说你好,入出是羞涩而又稚嫩的,

未来的事情又有谁能说清楚呢?任其发展吧。

我们下期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