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摄影 渊梦 随笔

如何进行一场晚会直播

一年一度的新生风采大赛,终于结束了。

今年又是有很多个第一次,第一次用推流机直播,我第一次上导播台,第一次2019级的新成员来参与直播。

今年也有很多一如既往的东西,一如既往的非常好吃的工作餐,一如既往的齐心协力,一如既往的开心。

如何进行一场晚会直播-渊梦
2019青春风采大赛森林工作室工作人员合影

直播

今年第一次开始用推流机来完成推流工作,不过实际使用过程中有点翻车,明年可能还是会用回电脑和 OBS 来进行推流。

推流机的优点很明显,便携和集成度高。在外出「单兵作战」的时候可以非常方便的进行推流。并且推流机本质是一台安卓设备,可以在上面运行一些直播 APP,诸如哔哩哔哩 live 等,直播起来非常方便。

但推流机同样有很多不可避免的缺点。

首先推流机作为一台便携设备,有些参数不能很直观地监视和设置。以音频电平为例。这一次直播中出现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声音的状况,而使用推流机直播时因为自带的推流软件无法推流到哔哩哔哩,而哔哩哔哩 live 又不能实时显示音频电平,导致音频出现问题时没有能及时的发现。

其次推流机使用不能对网络延迟等参数进行显示,并且直播中互动等环节仍需要使用电脑来进行操作。对于晚会直播这种不太需要便携的场景,反而是使用电脑进行直播更为方便一些。

导播

今年是我第一次上导播台,虽然只导播了下半场,不过在导播台的感觉确实和在机位上不一样(这不废话吗)。

如何进行一场晚会直播-渊梦
导播台上的憨憨

在导播台上可以同时看到所有机位的画面,确实有「上帝视角」的感觉。不过在导播时确实也有很大的压力。要随时注意每个机位的画面是否有异常,随时注意整个会场的动态,随时选择最适合的机位进行切换。

说说这次导播自己觉得的一些问题吧。

第一是没有用电脑输出一路信号给导播台。在播放视频和节目之间闭幕的时候,可以通过一台电脑开 vMix 给导播台提供一路视频信号供导播台使用。当会场大屏幕故障或者切回桌面出现很尴尬的局面的时候,电脑提供给导播台的一路信号是缓解现场尴尬的一个办法。

第二是机位不够,虽然这是硬件的问题。

三是调音台没有输出音频的监听信号。事先没有注意购买 6.5mm 转 3.5mm 的转接头,导致调音台的音频信号没有监听,只能通过导播台的硬盘录制机来监听音频。

拍摄

除了导播之外,今年我还是上了机位的。今年的右侧机位安排了一位新加入工作室的 18 文管班的同学和两名大一的新生,我便到右侧机位去带着新成员一起拍摄。

如何进行一场晚会直播-渊梦
右侧机位

因为只有三台摄像机能与导播台进行连线,左机位就被导播台放弃了(根据导播指令进行录像,不连线直播)。其余的三台摄像机中,其中一台机器负责主机位、一台机器负责主侧机位,右侧机位就成了最靠近舞台的机位。在拍摄舞台中近景和演员特写时都至关重要。

如何进行一场晚会直播-渊梦
机位布置图

并且因为右侧机位需要频繁转动,使用的三脚架没有主机位和主侧机位那么重,对摄影师的要求就更高。脚架较轻并且云台阻尼较小,拍摄近景和特写镜头时必须稳住摄像机以避免画面的晃动。

总结

总的来说,这次青春风采大赛的拍摄和直播工作在森林工作室的各位小可爱们的齐心协力下还算是圆满地完成了工作。虽然过程和结果中都有些许的不完美,但我们能够在这之中找到了自己进步的方向。希望下一次晚会能拍得更好。

分类
随笔

图书馆里的秘密

烈日当空,图书馆门口进出的人极少,显然并没有人想在这种酷热环境下离开空调房半步。

陆羽被窗外的阳光在手机钢化膜的反射下刺了刺眼,顺手给手机翻了个身。从早上8点到现在,整整3个小时的时间,他一个人坐在图书馆的角落里,从大学英语复习到马哲毛概,丝毫没有困意。只是旁边偶尔经过的女生会时不时的朝陆羽坐的角落偷看几眼,甚至还有偷拍的:修长的腿微曲在木桌下,轮廓分明的下颚和隐约可见的锁骨,最重要的是在阳光侧映下的鼻梁和眉骨,很难让女生不多注意他几眼。

在经历了不知几轮偷拍之后,终于有女孩子走上前来,询问能否互加微信。然而陆羽心里十分清楚,接下来的剧情会是什么走向。无论他是同意或是拒绝,只要他一开口,他在别人心中的形象都会一落千丈:“不好意思哈,我。。。”虽然是在图书馆,话音极小,但是女生还是能听到陆羽操着一口严重的南方口音和与他那外形极不相符的公鸭嗓。

陆羽失望的低下了头,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他还没说完话女生就转身离开。


这也是他为什么那么喜欢图书馆的原因:除了自习之外,图书馆里无需言语的交流方式,让他的嗓音缺陷能掩盖在帅气的外表下。

绵亘的白云缓缓地漫步到太阳跟前,外面的光线变得没有之前那么刺眼。在做完今天的四级听力训练之后,陆羽在任务清单的最后一项上打了勾。下楼的时候,陆羽眼神一撇,看见偌大的图书馆中央,新建了一个“电话亭”。心中疑惑:这年头还有打公共电话的?陆羽从楼梯下来,走到“电话亭”正面看了看,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电话亭,而是一个“朗读亭”,是专门给同学或老师进行诵读文章的。陆羽见亭里没人,走进去瞧了瞧:虽然朗读亭空间不大,但是该有的录音设备都还完善:调音台,耳麦,话筒。陆羽试着戴上耳麦,拿起话筒说了声“喂”,下一刻便忍不出笑出声来,边笑边默默吐槽:哎陆羽啊陆羽,你说话原来这么。。。损耳。

陆羽随手把话筒和耳麦一放,正想走,看到地上掉着一本精致的小本子。捡起来一看,清秀的字迹下誊抄着许多现代诗歌:《成功的花》《乡愁》《致橡树》。。。。。。陆羽饶有兴致的翻阅着,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过了很久,外面都有很多人在排着队等着朗读了。他打开门,冲后面排队的同学抱歉的微微一笑。后面排着队的女生本来还挺气愤的,觉得他一个人占着朗读亭,还不朗读浪费时间。然而在看到陆羽的笑容后,心态便一百八十度翻转,也是微笑着看着陆羽,不知该说些什么。

陆羽开口道歉:“一个人占用了太久时间,不好意思。”


陆羽说完话,就知道情况不对了,本来还面带微笑的女生听到这奇怪的嗓音加口音后,表情变得尴尬而僵硬,几点期许的眼神变得不屑起来。陆羽知道,那句还没开口的“没关系”,被自己的语音给吓了回去。

是的,再帅气的脸庞,再平常的话语,也抵不过别人一时的偏见。

陆羽没有多想,转过身往食堂跑去。

跑到食堂后陆羽才想起来,他捡了别人的本子还未经同意便胡乱翻阅,这也太没礼貌了。他顾不上吃相,匆忙吃上几口饭菜,便又回到图书馆楼下,看看能不能等到本子的主人回来认领。

天边在夕阳的涂抹下变得红晕起来,随后夜色接管了整片天空,路灯不知何时被点亮了,本来安静的图书馆更显得静谧了几分。

陆羽又看了看笔记本的首页,没有写名字,只是抄写着一首木心的《声声慢》。陆羽轻声读着,却又觉得破坏了诗的意境。反复试了几次,陆羽还是合上了本子。他本来就不适合朗读,甚至在他心里,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就不应该开口说话,口音带给他的自卑在他变声期以后就逐渐加深,再加上和他帅气的外表形成的强烈反差,更让他觉得自己本该就是个“哑巴”,不说话还能多得别人几分夸赞,一开口,连帅都成了口音的“帮凶”。

有时一个人的内心活动往往不能给自己排解,甚至还会将自己带入一个死胡同。陆羽不想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了,他抬起头,喝了口矿泉水,往四周看了看,还是没有看到有人来寻找本子,便起身回宿舍,想着要不在QQ空间再发条说说问问看。


“同学你好,请问你有在这附近看到一个棕色的笔记本吗?”一声清亮的嗓音从背后传来。陆羽心中一惊:这个人肯定是学播音主持的,普通话也忒标准了点。转过身的时候还在想,难怪他会抄这么多有意境的现代诗,这嗓音简直就是为朗读而生的啊。

图书馆一楼中间长廊的照明不是很透亮,只能借助楼上和朗读亭的些许灯光看见路而已。陆羽看的不是很清楚那个男生长什么样。等他走近细看时,他心里未免有些失望:圆润的脸上长满了青春痘,不知是不是因为脸太大导致他的眼睛看起来似乎还没睁开,再加上微胖的身躯,陆羽觉得这副好嗓音和自己才是“最佳搭档”。

陆羽礼貌地问了句:“你好,请问你是不是丢了本笔记本?”

微胖的男生急切的回答:“嗯是的,请问是你捡到了那个本子吗,棕色的,我还没写名字,本子的首页还抄了首木心的诗。”

虽然他的语速很快,但是陆羽听的很清晰而且顺耳,他很难想象这个纯净完美声音背后的面容会是这样的一幅模样。陆羽从背包里拿出那本棕色的笔记本,双手递给了他。微胖的男生拿到后打开看了看,激动的感谢着:“谢谢你,这个本子对我真的很重要!”

陆羽也很开心,能帮这本现代诗集找回他的主人。但当陆羽再开口时,突然顿住了,不好意思的说:“没什么,不过我也该向你说一声抱歉,没经你同意我就打开看了看里面的内容。额,问个题外话,你不觉得我的口音很奇怪吗?”

“嗯。。。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想你自己更应该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笑着回答道,脸上的眼睛眯的更小了。

“我?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口音难听了,更何况。。。算了,不说了,本子还给你,我也该走了,拜。”陆羽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他突然觉得问出前面那个问题就是自讨苦吃,转过身正要走。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图书馆吗?”还没等陆羽回答,微胖男生接着说,“因为在朗读亭里,我可以不用在意别人的偏见,只让自己的声音说话,只让他们看见我的声音。”

陆羽回过头,看见他的眼里闪着光,没有白天反射阳光来的刺眼,却更显得瞩目。

陆羽也轻声回应:“我也喜欢图书馆,喜欢在这里人们的交流方式,只用靠眼神和动作,而不用害怕人们听见我的。。。公鸭嗓。”

“哈哈哈,那我和你喜欢上图书馆的理由正好相反啦。”爽朗的笑声缓解了前面略微紧张的气氛。陆羽发现,他笑起来还挺阳光的。

“其实是一样的。”陆羽看着他,他也笑着看着陆羽。两人默契的走出图书馆,边走边调侃着今天的趣闻。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朋友,我叫陆羽,学计算机的。”

“我叫顾阳,文学院的,请多指教。”

“原来你不是新闻传播学院的呀,可惜可惜”

“你也不是艺术学院的唉,可惜可惜”


夜色渐渐深沉,图书馆的灯光也顶不住了,融入了黑夜中。深邃的夜隐没了白天的喧嚣,正如两位少年真诚的心不惧旁人的偏见,各自在图书馆的一隅,热爱着自己的热爱。

分类
随笔

中秋 月圆夜

「独在异乡为异客」

今天,是出门在外的第一个节日。来到一个临近家乡,却很少了解的城市,度过一个月圆之夜,总会百感交集。

所幸,从初中开始住宿在校的我,在面对住宿生活上的种种状况时,总能以一个不错的结局来解决。四年的寄宿生活教会我如何面对生活上的种种不便,如何调节好自己胡思乱想的心思。


生活总是会有种种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在学校安顿下来的前三天,甚至没能好好地洗上一个澡。本以为是缘于台风「山竹」的肆虐,但飓风过后,市政的供水设施时好时坏,停水便成为了常态,有生之年我甚至遇到了第一次只停冷水而热水照常的情况,整栋宿舍楼刹那间传出来尖叫令我难忘。

除了供水,排水也不见得正常,一个堵塞的地漏保修若干次,却未有任何反馈,下雨过后的宿舍阳台仿佛一个浅浅的泳池。

注册报道当天,学校接站点,校园内,摆摊的种种商业机构,特别是电信运营商,总能以各种富有创意的方式忽悠学生们,缴上家长微薄的薪资。一下是移动的30元每月的48元套餐,一下是联通的赠送宽带却要缴纳50元初装费每个月充50元“话费”的所谓免费。不知名的商业保险机构,收费给了一张回单却没有任何公司的信息,学校超市一个简单的锁头,每个营业员都报出了不同的售价。


中秋月圆夜,最欣喜的事莫过于吃上一个柳州饭店的银柳月饼。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恋家的人,但来到南宁之后,我却无比怀念柳州,怀念柳州的城市规划,怀念柳州的如画山水,怀念柳州的,螺蛳粉。

初到南宁,我既没有面对成都远洋太古里的那种震撼和憧憬,也没有呆在柳州时的怀念与欣喜。南宁固然发展得很快,很好,但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实在是太多。

一个车道宽的高速公路出口,是从南宁市区来到五合大学城最方便的路径。在市政道路上,机动车必须为不遵守规则的行人让道的规定,让我多次从公交的中部被「弹射」到前门,马路上数量繁多的人行横道,却从很少见过有安装信号灯,好端端的一条「仙葫大道」,走走停停得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能走完。

当然,作为省会城市的南宁,自然也有它做的好的地方,热情好客的市民,飞速发展的琅东,可以作为过街通道的地铁车站,彰显了南宁作为一个省会城市的风范。


不知道是谁最先说出的「等到了大学你们就解放了」。在经历了传说中黑暗的高三之后来到高校,我现在只想回到高三,在高三的节奏中休息一下。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高三的生活仿佛是一种体力劳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复习功课,完成作业,考试。但到了大学,不仅需要学习,还得去思考要做什么。

在面对开不完的会议时,应该做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情,在面对大教室看不到的「大屏幕」时,应该怎样从老师的讲述中知晓一些有用的信息,在面对鼓吹「神创论」的人士时,该怎样去坚定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曾经有一个学长跟我说,做笔记重要的不是那些书上已有的东西,而是老师口述的内容。但经过了一周的学习,我甚至很少从老师正式的授课中,听到读课本以外的内容。

初中的班主任老师说过,等你们上了大学,你们的教授就是上课进来开始念课本,下课就走。当时不以为意,现在在下课后面对如天书一般的课本,感觉逐渐恍惚。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新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前方的路依旧漫长幽暗。只能,默默地走好每一步,罢了。

以上

2018年9月24日,中秋夜。

分类
渊梦 随笔

为自己的生存作出思考 | 1982 夏娃义务

所有不安于现状的人都想知道答案,所有人都想知道乌托邦该怎么建立——而任何宣称自己答案人,如果他相信自己的解决方法,他就是极蠢。如果他自己都不相信,他就是极恶。

——1982 夏娃义务 卡尔斯帝国

乌托邦

或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曾经有一个美好的理想,想象着这个世界里一切生灵能够和谐共生。物产丰盈,无所不有,人们不再为了温饱物资而发生争执。没有战争的硝烟,也没有勾心斗角的争端。

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太平天国 《天朝田亩制度》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陶渊明《桃花源记》

人类幻想这样的世界恐怕已有数千年之久。从庄子笔下的无何有之乡,到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再到近代的太平天国运动领导人洪秀全,从各宗教经典之中描绘的“天堂”再到梭罗笔下的瓦尔登湖。一个理性中的完美的世界在思想中被人们不断地传承

并且,人们给这样的世界起了一个美好的名字——乌托邦。

感性中,我们总是在对乌托邦的世界抱有各种各样的幻想,为理想中的世界写下了一篇又一篇的大作。但在理性上,我们知道,这样的世界永远不会到来,甚至,我们正在一步步的远离。

公平有序,没有纷争,没有贫困的理想社会中,绝对平均主义的推广使得每一位社会成员的生产积极性大幅降低。随之而来的一定是生产生活物资的紧缺。为了避免这种状况的发生,一定会有某种势力,或是宗教势力,或是政治势力,或是军事势力全方位管控每一位社会成员的活动。人的尊严将被抛弃,集体主义绑架一切。

为了达到领导者所期望的乌托邦社会,必然不允许异见者的喧嚣。提出反对意见者,将会被视作社会的异端分子。与此同时,出版物也将受到绝对的管控,报纸和新闻刊物等一切实体存档,也将不被允许在民间存在,过去的新闻永远在不断地修改中,以便和现实达成一致。

在乌托邦的社会中,人们希望生活不拘泥于繁杂而又黑暗的体力劳动,希望能获得更多的精神享受,但为了维持一定的生产力水平,必然要求一部分人去完成其他人不愿意完成的劳动。于是等级制度随之而产生。同时为了达到“乌托邦”的理想境界,贫困将不被允许存在,处于贫困之中的成员将被隔离在社会之外,达到一定范围内的“乌托邦”。

等级制度发展到顶峰,便是由出生决定等级,生活在乌托邦社会内的社会成员,将会被以 DNA 的微小差异强制地分为若干等级。

DNA 被用于区分等级之后,生育也将由领导者统一管控。爱情将会被视为异端,孕役制度产生,同性恋者将会受到极端的打压。

最后,采取教育的手段,将全体社会成员的思想同化,以保证社会弊端被视为自然状况,一切负面将被无视或屏蔽。

乌托邦社会发展到顶峰,便走向截然相反的境地。

反乌托邦

很早以前,就有人看透了乌托邦社会的实质,英国的乔治·奥威尔写作的《一九八四》,描绘了在社会生产力低下,战争频发的状况下的乌托邦社会。赫胥黎写作的《美丽新世界》中,生育由工厂统一完成,人口犹如产品般被生产出来,并且,就像同一个品牌的产品有不同型号一样,由工厂统一生育的人口也通过某些方式将他们划分为不同的等级,这种划分是先天的,生理上的,低等级的人口永远无法通过自身的努力而得到发展。在扎米尔金写作的《我们》中,人们甚至没有姓名,只能通过编号来区分每一个个体,政府为所有个体确定了详尽的“时间表”,整个社会成为一个“数学的社会”。

反乌托邦的境地不一定是有人类社会之间的争端引起的,在电影 Wall-E 中,人类的过度浪费和对自然的肆意破坏导致整个地球生态系统的覆灭,而在飞船上,人类则上沉迷享乐而不顾自身机能的退化,最终使得机器人取得人类掌控飞船的控制权,进而掌控整个人类的命运。

总之,反乌托邦,一定程度上就算乌托邦发展到顶峰的一种表现。

1982

事实上,1982 夏娃义务这款游戏还算是在 demo 阶段,Android 端上,游戏的剧情尚未结束,并且在基地的地图界面中,也缺乏引导的文字。但游戏已经释出的剧情,已经足够发人深省。

游戏的背景设定是在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卡尔斯帝国,宗教为卡尔斯教。在设定中,卡尔斯帝国遭遇生育率低下的危机,进而推出孕役制度——所有年满 26 岁的未婚女性,都必须接受宗教统一安排的孕役。并且,堕胎被视为犯罪,堕胎药品米索前列醇受到严格管制,同性恋被视为犯罪,同性恋者将会被关押在威兹曼人类生殖技术与人口控制基地接受改造和教育。

在游戏中,玩家的身份是卡尔斯宗教管理局第二执行办公室的监察官,将全权负责此事件的调查,并且对调查期间的孕役服役人员提出的延迟服役的申请作出批复。

《卡尔斯法典》赋予宗教检察官监护所有公共事务的绝对权利。

——监察官(玩家)剧情对话

在游戏中,玩家将会审问不同的人,例如威兹曼基地的负责人,医生和工作人员,以及死者的哥哥——被视为有性取向障碍的一名律师,彼时他正因为发表不正当观点而被逮捕,在人口基地行为矫正中心接受教育。

我想谈谈死者的哥哥。

死者的哥哥是一名律师,他宣称“权利高于一切”,游戏中的报告人认为,他“尽爱接些讨厌的官司”。例如帮助其他人口基地的服役人员起诉其基地,或是接受堕胎医生的委托。

他这种人无可救药,为了钱丝毫不顾良心。只要委托人出的起钱,他们就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报告人

我们那时还没见过。心理医生的事是我编的。

死者服役的理由也是我胡扯的。

为了让他感到内疚。

——报告人

黑白不会分明,正义和邪恶也不过是一念之差,报告人声称列里贝德“为了钱丝毫不顾良心”,可自己终究也为了权利和自己的目的“把黑的说成白的”。当集体主义绑架一切,当宗教高于一切,随之只有人性被泯灭,感情将不复存在。

夏娃义务

很遗憾的是,截至目前,这款游戏只释出了前六天的剧情,在第六天结束之后,将会得到一个未完待续的提示。但在短短六天的剧情中,足矣感受到理性和感性的强烈冲击。

卡尔斯的孕役制度诞生于少子化的背景下,并且被赋予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夏娃义务。在反乌托邦的作品之中,生育由政权统一管控似乎是一个“标配”,统一管控的生育有利于快速地解决少子化的问题,解决低生育率的陷阱,进而使得整个社会拥有源源不断的劳动力。但人的有生老病死,大规模的集体生育,在若干年后便会陷入老年化陷阱,无法提供劳动力并且需要社会的反哺,再过若干年便会相继死亡。如果需要弥补社会老年化所带来的危机,必然需要更多的青壮年劳动力,最终人口的增长就会超过自然承载的极限。

也许孕役制度只是夏娃义务的一部分,对于一个宗教而言,管控信徒的生育是远远不够的,宗教的目的是管控信徒的生老病死,管控信徒的行为和思想,否定信徒个人存在的价值,让信徒成为无条件服从于“神”的傀儡。

鉴于游戏的局限性,或许我们不能再其中感受到卡尔斯之神的全貌,但现实往往比作品更精彩。

结语

愿卡尔斯之神保佑她,宽恕他的罪孽

——监察官(玩家)剧情对话

没有证据证明神真的存在

——列里贝德(死者哥哥)